脑洞贮存基地

【龙蟒/微獒团】执念(中)

#记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2.5次元向,蟒/团已婚预警,龙獒友情向。
#BE预警
#OOC预警
#文笔是渣,情节流水账,
#bug请无视
#本来想两部分完结然而好像爆字数了ˊ_>ˋ
#其实这章并没有獒团

4.
马龙也不知道他自己那个不可言说的心意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也许是那次公开赛前跟他商量无论胜负最后一球打个表演的时候的那双眼睛太过狡黠,也许是那天偷溜出去吃牛排的时候烛光映在那张脸上太过温柔,也许是某次比赛失误后那瓶小心翼翼递过来的糖水太过甘甜,也许是某次对战时自己得分后对面的赞叹和掌声太过真诚,也许是某个晚上辗转反侧时回头看见的睡颜太过无邪……也许是,那个被师父领到面前说着:“师兄你好呀,我叫许昕”的稚嫩少年脸上的笑容太过灿烂,就让他一时失了神。

后来他终于看清了自己隐秘的心事,却又开始踌躇下一步的方向。他本来就属于心思细腻的人,在无数个夜晚的无数次排列组合中他得出了每个可能的结局。有些幸福的能让他兀自傻笑,也有些可怕的能让他夜不能寐。他不止一次的在许昕对着他笑的时候鼓起勇气相信自己能向着那些幸福的结局迈一步,却又在许昕转过身搂住其他队员肩膀的时候缩回脚来。


5.
那阵子马龙的训练和比赛成绩都不尽如人意,这下不仅刘指和秦指心急如焚,连带着许昕也在一边抓耳挠腮的。连刘指都找不到原因和方法,许昕也不可能想到什么像样的办法。他只好根据网上搜来的初中学生心理教程,在从头到尾看了三遍后……犹豫再三地选择了激励疗法。

接下来得解决下一个问题……要用啥去激励马龙。许昕在床上滚了三圈,得出一个结论——他有的东西马龙都有,他没有的东西马龙也都有。但是他又不想放弃这个计划,当然才不是因为这是唯一的计划。最后许昕脸皮一厚,决定把这个困难的任务交给师兄。于是他跑到马龙面前,一脸认真的跟他说:“师兄,来打个赌。就赌我俩在苏州的比赛里谁能拿冠军。你要是赌赢了,我就满足你一个要求。我要是赢了,你也满足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许昕的算盘是这么打的:万一师兄激起了斗志赢了冠军,那么最多就是要他陪着看个漫威三部曲啥的卖卖多年没能成功卖出的安利,或者让他帮忙买个手办以免每次被女队队员看见又是一番无恶意的玩笑。如果是他自己赢了,那他就可以要求师兄下次拿个冠军回来。以他师兄的性子,答应了的事情怎么样都会做到的。这买卖包赚不赔。


6.
他早料到马龙肯定会答应,但他没想到的是马龙居然还先核实了一下:“真的吗,什么要求都可以?”他当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倒不是因为马龙的问题,而是因为马龙的笑,他怎么看怎么“诡异”。但是在惯性下他还是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点了头,然后他就看着马龙的背影可以用“撒欢”来形容的一溜烟跑了。这种难得的形容词让许昕愣了第二次。

晚上快睡着之前许昕突然灵光一现,发现白天用”诡异”来形容师兄的笑容实在很对不起他,毕竟那个笑容还是很好看的。其实正确的形容词应该是腼腆……虽然他们这么熟了并不知道为啥师兄会突然腼腆起来,但是这个形容无疑是最准确的了。怪不得当时还有种迷之熟悉感,因为那是很多年前他刚刚被领进秦门时师兄常常露出的笑容。

那个时候的许昕不会知道,这是他在之后很长的岁月里,倒数第二次看见马龙脸上露出这种腼腆的,带着窃喜和害羞的笑容。在那之后马龙还是常常对着他笑,但是像这样的笑容却再没有了。

评论(5)

热度(14)